<
国际新闻

专访台湾政论主持人黄智贤:让“”害怕才是我的目的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12-03 02:01

  “我过去两年到三十几个城市,每个城市我一落地,就有同胞来,我看见每一张脸孔,老老少少的脸孔,我常常被感动得不知道怎么办。我搭公车,坐地铁。当我第一次坐高铁,越过长江、黄河的时候,我忍不住掉下眼泪,觉得说,就是这种感觉,原来我真的可以在我这辈子看到中国的富强。”

  “我的祖先过去在200多年前,从福建,一无所有,为了更美好的未来,到了台湾,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中国。”黄智贤称,“两岸分离70年,现在还没有真正统一,这是民族最大最大的痛。”

  “台湾走不出去,为什么走不出去?因为台湾根本找不到自己,你找不到自己。左手跟右手打架,左脚绊到右脚,你要怎么走出去,你还要让人看到什么?看到你呈现精神的状况吗?当然不。要统一,为了台湾,为了,为了我们自己,为了我们中国人。”黄智贤演讲称,“”这种荒谬的、没有人情的存在,(应当)让它彻底消失在历史的灰烬里面。

  作为台湾知名主持人,黄智贤一直都是两岸统一的坚定支持者,也时常在政论节目和社交平台发表看法。这也让她付出了很高的代价,有时甚至无法获得家人的理解。

  此次她在海峡论坛上的“大胆”发言,受到无数网友支持,亦在台湾引发媒体讨论,却在岛内遭到“”支持者的猛烈抨击。

  面对四面八方的围攻,黄智贤并未闪避。6月17日,她在自己的脸书再次重申支持统一、“九二共识”的立场,并反问前来围攻的网民:“那,你是喜欢‘一国一制’?”

  黄智贤:这次海峡论坛一共有67个分论坛,我看了一下,非常多元化,也非常有前瞻性,总体的气氛很欢乐,好像嘉年华一样,大家就像走亲戚一样,坐下来聊一聊,说一说,回顾过去,展望未来,我认为这样的活动要多办。

  黄智贤:当局禁止台湾人民来参加活动,只是显示了非常心虚,非常害怕两岸更多交流,也非常害怕两岸更多的往来。两岸本来就是一家人,当局害怕两岸人民坐下来谈统一,这对“”来说无异于当面一巴掌打下去,也是为什么这两天“”一起来围剿我。

  澎湃新闻:由于当局阻挠台湾人民参加海峡论坛和正常民间交流,部分前来参会的台湾朋友的发言较为谨慎,你却如此“大胆”的站出来,请问此前你已预料到了他们反应会如此激烈吗?

  黄智贤:我当然知道。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我在台湾讲什么话,也在就讲什么话,我不会做“双面人”。有的人在台湾讲一套话,在讲一套话,有的“”在台湾骂,结果又跑到来做生意。我很简单,演讲就是我的心声,我在台上讲的就是我的期望。

  所以,在蔡英文政府禁止跟有更多往来的情况下,哪怕在他们的打压下,我更应该顶着压力站在台上说出我的心声,这是很重要的。如果我害怕被攻击、被谩骂、被恐吓,我就不敢讲了,那不是达到“”目的了吗?他们不就是想让我们害怕,让我们不要讲,让我们非常懦弱吗?我怎么害怕引起争议呢?让“”害怕才是我的目的呀,所以必须要勇敢。

  澎湃新闻:我们观察到,你在演讲时,大家反响很热烈,多次掌声,请问你下台以后收到过哪些反馈?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呢?

  黄智贤:据我了解,我在演讲时台下有很多台湾人哭了,这是他们后来告诉我的。我相信很多网友认为我讲的话,让他们很感动,对于许多台湾人来说,因为害怕“”,他们不敢公开讲这样的话,乃至于想都不敢想,而我说出了他们的心声。或者换句话说,我字字句句都讲出了两岸绝大多数人的心声。

  黄智贤:就是民粹法西斯。虽然,口口声声讲,但他们的行为做派并不。台湾二十多年来,李、和蔡英文用台湾地区的身份和行政预算,所有的势力来修改教科书,进行了一代又一代,现在当然产生了效果。

  澎湃新闻:你所主持的台湾政论节目一直主张“一国两制”和“统一”,既获得了许多人的支持,相信你本人也承担了很大压力。

  黄智贤:肯定,不但要面临压力,还要放弃很多荣华富贵,我需要很多人当我的后盾和支持,我所做的事是最困难的。现在一些台湾人是“沉默的大多数”,不敢讲话,这让“”变得越来越猖狂。唯有像我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,我在他们的恐吓之下也没有屈服,我就可以说服更多台湾人,让他们清醒,不是吗?

  澎湃新闻:近年来,你经常到参访,也多次在节目中对给予了肯定,请问你怎么看到的社会发展呢?

  我到不只是参加官方的活动,也经常到处坐公交车,坐地铁,结识很多普通人,从细部感受到了的社会进步。我认为,改革开放40年,的进步是人类奇迹。我也必须说,不是完美的,还有很大成长和进步空间,但我也要公平地讲,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完美的。我相信也会更努力的创新,更加维护中华文化,我希望中国能尽快“统一”,中华民族才能复兴,只有这样,对人类才是最大祝福。